冬眠七日

我喜欢的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亲友主义

近期休肝中

@有机盐

在每一个号祝你生日快乐
在今天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 写给冥 - 调酒

是冥的娃,平安cp。因为真的摸不准性格所以瞎写了一通,部分语句有借鉴。

我亲爱的冥永远开心快乐每一天,无论几岁你都是我的三岁冥,爱你❤ @冥冥冥

“双平,”大大方方地环住坐在沙发上看书的双平的脖颈,安略带撒娇意味地把头一并埋在双平的肩窝上:“我想学调酒。”

自从关系确认,安的态度也从一贯冷冰冰的阔少变成了私底下会对他卖乖撒娇的小孩。同时离他知道安是吸血鬼也过了很久,刚开始确实有些震惊,然而至今残余的一点非现实感也差不多被他消化干净了。安是个有点狡猾的人,摆着十五岁左右男孩的脸,用着亲昵又可怜的语气,明明知道他拒绝不了这套却偏偏恶趣味地要冲他睁大一对不加掩饰的赫赤色眼睛。双平软着心揉揉他乱翘的发尾,将书合上笑道:“又是一时兴起?”

“嗯,实在太无聊了。”安嚼着刚刚从餐桌上顺来的酒心巧克力乖乖低头把发尾暴露出来。

安穿得宽松,头发也不长,双平有意挑了几下,立刻露出后颈一大片白净的皮肤。吸血鬼常年不爱见光,即使见光死的传闻只是虚构,而讨厌太阳的传闻却并非有假。安很坦然地承认了这一点,这也是之前为什么太阳下山之后他才会姗姗来迟的原因之一。双平的手指比安的体温热上几分,他轻轻抚过头发之下的柔软,那尚还是他未触碰过的领域。尽管接吻已经常做,他甚至可以记住那吸血鬼薄而色淡的唇瓣之下两颗尖利虎牙的位置,他不知道安有没有用过那细白的齿汲取过他人的血液,但是这竟让他心生一丝不忿。因为相爱而安绝对不会对他做出这种越界的行为,但他其实一点都不介意,如果那是安需要的,理所当然应该由自己来给予。

奇怪的占有欲和吃醋点。

“看够了没啊。”安蹭蹭他的胸口处,伶牙俐齿笑得有些亲昵,分明是知道他心里那点小心思的,突而装腔作势摆出一副长辈姿态笑吟吟谴责道:“你可还没成年呢。”

“看不够了。”双平也回以笑容,就像曾经无数次安坐在他面前的座位上,赫赤色眼睛里只映着自己的面容,双平胸口皮肉下那颗不听话的东西便鼓鼓囊囊得要跳出来。他微微咳嗽引起他注意,然后假装漫不经心问他今天要来一份什么。而现在……他已经以恋人的身份亲吻过心上人,亲吻过唇角与发尾。“冰箱里还有没有白酒和可乐,我教你。”

不过反正是要看一辈子的。

“双平。”

“嗯?”

“你这样抱着我,根本没法专心。”

双平失笑,他得承认自己是故意的。因为美式的调酒法实在太过花哨,不适合安这个初学者,他还是打算从英式的基础开始教起。然而趁着这个机会,他伸手从站在椅子上的安的臂下穿过,紧紧实实将少年身体的爱人抱了个满怀。他修长漂亮的手指有意无意地搭在安的手腕上,温热的指腹随着喷在耳边的气息一起沙沙哑哑地捻摩。安被他充满挑逗意味的动作弄得有些面红耳赤,虽然他也不是没想过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不如说他甚至还对此抱有些希翼,毕竟双平就像他的光一样,是他醒不过来的一场梦,是倾盆大雨堆积乌云的阴天里他手中唯一的伞,就像是一座孤岛通往世界的木舟。

不是所有人都活在白昼中的,总有人要在黑暗中荒废下去,他本来也是后者之一,但双平以不容抗拒的姿态把他掩盖自己的黑幕掀开,让光把他撒个遍。他本想伸手去遮,想低头躲,但是双平站在光下温和地对他说没事的。习惯了光之后,他便无法再将自己推回曾经的封闭里——他已经被强迫着在那无氧的黑暗中苟延残喘两次,这次他不想放手,也绝不会容许自己放手,包括双平也,他迫切地想要得到一个不会离开的承诺。

几百岁的吸血鬼,在爱人的前面,又变成了一个幼稚的小孩。他像是从地底世界爬出的殉道者,渴求每一份温度。

“我以为你喜欢我这样抱着你。”双平说。

他将自己贴得更近了,连声音也故意带上了委屈的调,好像真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安想,他永远不知道在双平的深蓝色眼睛里是不是覆盖着一层月色,又有多少游鱼和暗礁潜伏在海底,等待着云开雾散,鲸声海浪。

“对啊,”安神使鬼差地说:“我就是喜欢你。”

回应他的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吻,安能听见那杯名叫午夜星辉的鸡尾酒里跳跳糖爆裂的声音,就像是黑夜里一盏灯里缓缓滴落的灯油声,像是水碰到瓷地板。那个吻像是一个魔咒,一个充满了双平气息的魔咒,让他迷失在了欲念的迷宫里。他饱览世事,自以为唯匮于爱。但他却感觉午夜星辉的杯壁上正在缔结一朵玫瑰,像是在海底生长出来的珍珠,然而这又是秋末,他用力抱紧双平,主动地奉上整个完整的自己,他就是秋末的最后一支玫瑰,任何草叶皆化为齑粉。

“你可真是个人前天使人后恶魔的人啊,”就像野兽酒饱饭足,双平松开他,手却依然把少年身体的爱人抱在怀里,他眼神晦暗地摸摸自己被咬出一个小口的唇角,心里却忍不住雀跃起来,他终说:“安。”

就像是要把这个字说得能刻进肤里。

“然后,那个「人」说的是你吗?”安喘着气嘲笑道,他的眼睛亮晶晶的。“随便亲人的家伙。”

“是,我会一直站在你前面。”双平笑了。

所谓人间烟火,山河远阔,无一不是你,皆不如你。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END

-薄巧气泡饮-


本来还有吵架原因和具体和好情况但是时间不够了于是删掉了!!

写给我亲爱的吱吱的生贺,生日快乐❤ @先知YING

薄巧气泡饮真是太难写了我疯狂ooc,写到最后已经疯魔了彻底放飞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等我放假我再给吱吱补小甜饼呜呜呜。



时至今日,薄荷巧克力仍会在他缱绻地吻他的时候想起那场雨,想起隔着一层布料他们湿漉漉地拥抱,他的鼻尖里充斥着怀中人身上海盐的味道,惯握琴弦的指腹黏附在他温热的体肤上,渐浓的暮色之下,这让他想起洒满花瓣而堆放香槟的婚床。

他们吵架了,那次是他们第一次吵架,原因早就被抛之脑后。薄荷巧克力搬离了气泡饮的公寓,自己在隔壁的街上租了房间。他离开的时候坚决地用行李箱的滑轮在门口划出刺耳的声音,然后他回头去看气泡饮的眼睛,清澈无杂质的碧色,不是他最爱歌颂的黎明与落日的迹象,却像是最深处大海里展开的繁枝韶叶。他似乎无意去挽留薄荷巧克力,只是眨了眨眼睛,在那夏日的悼亡诗里,夜莺们一夜折翼。

他们可以让狮子与老虎屈服,可薄荷巧克力无法让气泡饮对任何人屈服,即使是爱情,他也始终像是大局在握的上位者。薄荷巧克力爱极了他的笑容,那一点笑意像是天鹅的羽毛,像是平静无澜的大海中一座大理石岛屿。他关上门,似乎下定决心要对垂落在他身边的天使作告别,他将手掌覆于胸口,在左边心脏的位置,施出一点力把那跳跃的锐痛狠狠压回肋骨之下。在他闭合门那一刻,他似乎听见从不落败的拿破仑将军发出一丝虚虚的叹气,他拿不准那是自己的耳鸣还是气泡饮确实发出了那样的声音,于是他没有回头,只是稍稍扣紧了门,就像希望笼子的门能困住里面的金丝雀一样。

气泡饮是从太阳萃取了多少光辉诞下的造物,每次亲吻薄荷巧克力都喜欢将五指伸入他的发隙里,好像是把自己融进阳光浇下的恩惠。尽管他自己也是有一张绝妙的脸,但他还是更喜欢气泡饮,不如说一开始他们的缘分就是这样开始的。在他连续第三十七天来到气泡饮的酒吧点一杯天使之吻的时候,气泡饮端着一杯天使之吻站在他面前,轻轻吐一口气洒在他脸上,挑着眉问他要的是哪个吻。

气泡饮于他就像领地上的小国王,在他身后的便是他们征服过的土地,像一只莱粉蝶穿过玫瑰丛。他便是音乐家最好的素材,他自己就是一支鹅毛笔,也像是一座尊贵的雕塑。薄荷巧克力一直生活在青灰色调的世界里,宛如是喷水机喷出的位居叶面上盘踞不散的水雾。而气泡饮是斜射下来的阳光,像主动去拥抱魔鬼的蝴蝶,与碧色的叶一起为自己染上最夺目的色彩。

他没想到自己会在敬爱的前辈的演奏会上看见气泡饮,虽说他对对方早有想念,但还是与理想中二次见面的场景大有差异。除去偶尔在同一家面包房里见到彼此对着同居时最爱买的酸奶牌子发愣,薄荷巧克力满以为他们的再次相见如何也会烟火弥漫。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再自然不过的他们看到了对方,露天站台的坏处就是他们都高高站着,比起慕名而来的女孩们足足高出一个头。薄荷巧克力打赌气泡饮在听到他略微刻意的咳嗽声微微笑了,那双曾经被自己细细摩过亲昵吻过的眼睫底下一颗滚烫的星星不安分地滚动。

薄荷巧克力始终是一个追寻者,但是时过境迁他已经不再像个蹩脚的男孩一样往书里和花瓣占卜里寻找答案。也不知道是谁先往对方靠近了一步,忽然就下起了雨,露天的站台里爆发了一阵不小的骚动,女孩们焦急地用手背为自己遮雨,她们小裙子上露出的柔软肩膀像是几块甜腻的奶油蛋糕。

而气泡饮的手臂环住了他的脖颈,“我很抱歉,”他低声说:“但是我很想你。”

“你觉不觉得我像是罗密欧,如果被前辈知道他的演奏会我却光顾着在他的露天站台里亲吻一个人,我可能会被他追上整整一礼拜。”薄荷巧克力叹口气,松松地抵住他的额头。“我们真的要在露台私会吗?”

“没关系的。”气泡饮狡黠地笑着说:“你的朱丽叶会跳窗。”

所有你给予我的感情,都在这里,无比珍贵的,仅仅属于我们的宝物。

饕餮盛宴——《食之契约》同人邀请开启!

非常感谢w获奖真的是很令人开心的哈哈哈,以后也会继续努力写巧咖的❤谢谢每一位给我点了红心和蓝手的人,爱你们❤

包包包子铺!:

恭喜以下的太太获得本次《食之契约》——饕餮盛宴 的奖项评选!


本次活动的奖项发放将在1-5个工作日内由 @蛋黄流沙包 来进行发放,请获奖的太太注意查看私信箱哦!




★图片类★


一等奖:5000奖金+游戏礼包2000幻晶石


 @榎野 





二等奖:3000奖金+游戏礼包1000幻晶石


 @海老牛蒡卷 



 @ZHOUZ_肘 





 @喵蛙 





三等奖:1500奖金+游戏礼包500幻晶石


 @镜中音 





 @洗芭樂 





 @源生 





 @路易十一号机 





 @愛奴星樂園 





人气奖:2000元+游戏礼包2000幻晶石


 @As-10  热度:1364; 评论:22





★文字类★


一等奖:5000奖金+游戏礼包2000幻晶石 


 @浮丘 :《烧饼一个》




二等奖:3000奖金+游戏礼包1000幻晶石


 @地道中华绫_被墨泼过 :《拂袖间》


 @融水冰糖。 :《不是你印象中的食物,反正不能吃》


 @冬眠七日 :《巧咖究竟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三等奖:1500奖金+游戏礼包500幻晶石


 @文儿是个段子手 :《御侍你画风不太对(五)》


 @妾身惶恐 :《在UR世界里寻找正常的我是否弄错了什么》


 @郗颜 :《假如他们是小猫咪》


 @秦逗哏的捧哏🍰 :《飨灵告白语录2》


 @由卿 :《我家鸡尾酒绝对哪里有问题!》




人气奖:2000元+游戏礼包2000幻晶石


 @不甜则已,一甜惊人 :《豢养》 热度:306 评论:17




再次恭喜以上太太!





饕餮盛宴,与飨共享,唯美食不可辜负。




即日起创作食之契约同人作品添加TAG#食之契约#即可参与→


LOFTERx《食之契约》手游举办的本次同人征集大赛




※特别说明※


本次活动分为图/文两个专场,要求有所不同请注意查收:


1.同人文类(题材无限制)


2.同人画类(具体要求:出现飨灵两人以上的)




★活动时间★


参赛时间:3月25日0:00——5月7日23:59:59


评选时间:5月8日——5月14日


公布时间:5月15日 20:00前 (结果将公布在本文内)




★活动奖励★


本次活动设立 图片奖+文字奖,分别设立以下奖项:


a.一等奖(图文各1名)


>5000奖金+游戏礼包2000幻晶石 <




b.二等奖(图文各3名)


>3000奖金+游戏礼包1000幻晶石<




c.三等奖(图文各5名)


>1500奖金+游戏礼包500幻晶石<




d.人气奖(图文各1名)


>2000元+游戏礼包2000幻晶石<




e.参与奖


作品有效赞数超过100,活动结束后即发放游戏福利300灵火种(每人限一份)




※特别奖项:所有投稿作品皆有机会在《食之契约》游戏内实装!




★活动说明★


1.现上传《食之契约》同人绘画、条漫等至LOFTER,添加活动tag#食之契约#即视为参与成功;


2. 投稿相关作品必须与《食之契约》相关,风格形式不限。


3. 每人可以上传多幅作品,但不得重复获奖,经过审核方视为参赛成功。


4. 作品大小应满足500px宽度以上,高度最多不得超过10000px;


5. 投稿版权归作者、《食之契约》手游、LOFTER三方所有;所有作品一经参赛视为同意主办方在后续的活动相关专题、官网、微博、微信、贴吧、论坛等推广中署名宣传。


6. 作品应为原创,不得盗用、剽窃、抄袭,不得过度宣传色情暴力血腥等不良内容;


7. 作者不得重复获奖;


8. 本次活动严禁刷热度,一经发现立马取消获奖资格。



-薄巧气泡饮- 歌剧魅影

写给 @先知YING 的,拖了很久很久很久。

其实没什么歌剧魅影元素,大概是个王子薄巧x旅行家气泡饮互撩的故事。

本来是有下的,但是不知道憋不憋得出来就这样吧。






是夜七点二十八分,明月如皎牙,星辰漫天。

寒冷的耶梦加得王都,点着特制的灯火以防普通的火柴在冷空气中化作白雾熄灭。窗棂处凝结着雪花,喷泉旁的石板覆一层薄冰,人群穿着厚重的羽绒大衣,裹着围巾往羊毛手套上哈气。年幼的孩子们的脸冻得通红,两只手亲昵地搂着自家大狗的脖颈毛摇摇晃晃地向前跑去。

披着斗篷的人感慨一般地仰望夜空,今天是难得的满月,月色银如洗,只可惜过不了多久这片天空也要随之染上烟火的颜色了。一座辉煌的白色城堡,大理石和精炼钢条围成的花圃栏,穿着严密铠甲一脸警惕的骑士持长枪与盾拦住斗篷男子的去向,要求他出示自己的身份证明。斗篷男子并不很在意地撩开袍子顺便也摘下了兜帽,露出底下压得有点凌乱的金发,他向胸前雕刻着华丽荣耀徽章的骑士礼貌地出示了邀请函,白封信上写着漂亮的花体字。

骑士狐疑地拿过邀请函,拿红肿的手指夹出邀请函反复细细阅读几遍。“德利斯先生——?”骑士忽然出声试探性地呼唤道。这是一个小花招,如果不是本人的话很可能会有迟疑反应从而露出马脚。然而面前的金发男人对尽职的骑士回以一个温和的微笑,有意无意地将中指上漂亮的绿玛瑙戒指暴露在士兵的视线范围内,甚至极具引诱性地用指腹慢吞吞抵磨过绿玛瑙的表面,那片莹莹的绿就和冰渊里闪亮起来的萤火虫一样光彩耀眼,映融着德利斯先生的眼睛。

气泡饮说:我在。

骑士终于没有再多做阻拦,两位白铠对视一眼同时弯肘收回交叉的长枪。“谢谢。”气泡饮轻描淡写地点点头踏步进入了皇室的园林,对于那些价值连城的花草完全视而不见大有一副看淡雍容华贵的模样。躲过骑士的视线范围,绕过几条僻静的路便来到了皇宫的正门,他确认四下无人之后慢条斯理地摘下手上的绿玛瑙戒指,随手将它丢入草丛里。也许明天来园林打扫的人会发现它吧,气泡饮抚松着手指上戒指的勒痕想着,如果他足够勤奋的话,得到这点奖励也是理所应当的,希望这枚回归故土的绿玛瑙戒指能让他买下度过这个寒冬的木柴和威士忌。

事实上,他和“德利斯先生”确实没有半分关系,甚至连先生这个称呼都显得过奖。他是在这个时代最不受欢迎的职业旅行家,就算他长了一副好皮相,但是依然没有一家人会乐意把女儿托付给一个常年外出流浪——气泡饮把那称为“自由的历练和人生的旅途”的男人。在昨天,他还在黄土遍布人迹稀罕的芬里尔大沙漠用水囊里最后几滴水维持自己的生命,今天便风度翩翩地来到衣食无忧的耶梦加得国。契机不过是因为他在那足以渴死骆驼的沙漠中埋葬了一位死人,那或许就是他们口中的“德利斯”,厚重的驼皮大衣虽然已有许多斑驳和灰尘,但是总能感觉到他曾经来自于富有的家庭,言谈举止中露出不同常人的趾高气扬,也或许是落魄的贵族。

气泡饮埋葬了他,埋的时候皮肤已经干裂了,娇生惯养的小公子来到这种环境恶劣的地方,结局确实不太多。在埋的同时发现了这封来自耶梦加得的信,对于身体疲惫急需休整的气泡饮来说确实算是一桩意外之喜,他还有一点水和粮食,这些足够他走出沙漠。但是耶梦加得的防卫肯定不如沙漠一般可以随意进出,于是气泡饮像个真正的基督徒一样在胸前划了个十字恭恭敬敬地说了句:“抱歉,我会将它还于故土”然后摘下了德利斯先生的绿玛瑙戒指。如果仅凭一封信就能进宫,那这个国家迟早要灭亡了。狡猾地刻意露出手上的绿玛瑙戒指之后,事情终于一直按着他的剧本进行下去。

如果邀请函没有出错的话,他要赴的是一场为有着漂亮脸孔的第二顺位国王继承人庆祝二十岁的皇家假面舞会。幸好气泡饮在入宫之前便把那身沾满黄土和泥沙的衣服换了套新的,否则今天的舞会他就真的要鸡立鹤群了——他大概是属于鸡那派的。不紧不慢地戴上与衣服一起买到的狐狸面具,气泡饮优雅而从容地踏进宴会厅,这蒙面的舞会简直给了他极大的庇护,这种情况下没有人会来刻意认他的面容属于哪个权贵。

奢华,不愧是灯光鬓影的上流社会。气泡饮手持一杯香槟故作小酌,眼睛却环视着四处的人与装饰,当然他并不认识任何人,何况还是在戴着面具的情况下。他来这里的原因只是为了寻求新的体验,金牌旅行家兼冒险爱好者气泡饮用指尖叩了叩玻璃杯壁——雪茄味和香水味混合在一起,还有夫人脸上涂抹的白粉和胭脂。气泡饮耸耸肩下了个评判,无趣的商业利益至上现场。可怜的王子的二十岁生日,看起来依然被大多人作为了攀上几条金线的机会,固然王子是最大的肥鱼,但毕竟几率要小得多。商人不信运气,他们只求利益,留有其他选择总是不会错的。不过当然如果自家的女儿还能顺手搭上王子,那就是最为锦上添花的事情了。

虽然主目标是王子,但一些善于交际的小姐显然也对气泡饮打起了主意,白色狐狸面具只遮了他半边脸,并没有遮住他线条舒畅的下巴,何况从眼洞里露出的那双眼睛如绿玛瑙一般透彻,浸入灯火的色里便淌得像是醉人的酒液。气泡饮卖了个乖,他舔舔下嘴唇假意做其他事情绕开了小姐们的骚扰,他可不希望话多失言,让身份暴露落得一个大冬天下狱和罪犯们嘘寒问暖的待遇。他是个旅行家,很要自由的,要他将手伸进手铐里不如让刽子手一刀抹净他的脖颈,如果他真是杯气泡饮,那这杯气泡饮的酸甜浓度也都该由他自己把握。

他的打算就是在这金碧辉煌的皇宫里烤一晚上火,最好能免费带走一些小麦面包和新鲜的肉罐头。气泡饮翩翩然又潇洒地转身,他借着德利斯的名字和狐狸面具优雅渡步在这些流蓝血的贵族中。

就这么一刻的功夫,他看见一个深系肤色的男人,戴着款式特异的单边纯白。面具质地轻薄,紧紧贴附着高挺的鼻梁,在眼角与面颊又使用烫金点缀。气泡饮微微屏住呼吸,无关那人贴身的西装和工整的领结,尽管那些布料下流畅的线条确实让他口干舌燥——袖口处无意松开的扣,露出手腕,再到一双修长的手。气泡饮顺着视线上飘,不出意料那双薄荷绿的眼睛也同样锁定了自己,在那冷清的眼中露出一丝邀请的意味。

气泡饮来了兴趣,他觉得自己棋逢对手,对方不会是一个花瓶或是空架子,或许那是一个被束缚在此的灵魂,等待着他去撬开生锈的铁锁。他从侍者的白盘上随手拿起一杯新的香槟,很有礼貌地停在面具男人面前的十公分处。一边走他一边遥遥抬起杯来,于是男人面具没能遮住的嘴也抿起好看的弧度,他也回敬一般地举杯。

在漂亮的琥珀色气泡酒液里,气泡饮压低声音温和地问道:“歌剧魅影的埃里克?在看到您之前,我还以为这个聚会里只有我的面具稍微好看些。”

“埃里克只是小说里的称谓,在歌剧里他仅仅就是一个[幽灵]。”男人的声音也同样温和,像是小提琴拉鸣一样低沉而又磁性,像是轻软的羽毛不紧不慢地搔过心壁,惹起一阵酥麻:“他是我很喜欢的角色,这个面具是我自己做的,你也认为它比那些插鹦鹉毛的好看多了不是吗?”

鹦鹉毛的讽刺比喻取悦了气泡饮,气泡饮露出一点真正的笑意来,看来这个男人并不如他表面看起来那么拘谨,于是他配合着与他碰杯:“说得不错,不愧是贵国的第二王子,真是有史以来最奢侈的埃里克扮演者——我想这次拉乌尔算是抢不走克里斯蒂娜了。”

薄荷巧克力笑了,他没有否认气泡饮对他身份的戳穿,毕竟他的容貌算不上什么秘密,只是自己无意与那些小姐调笑刻意置身于这种黑暗的小角落。他隔着白手套用指腹摩擦下巴,将香槟一饮而尽之后他将玻璃杯放回桌上,眼睛不看气泡饮倒是话语里有意无意挑他情绪:“就算我是最成功的埃里克,在克里斯蒂娜的演员到齐之前,这出戏也是没法开幕的。今天宴会的人多数由我邀请,我可不记得邀请过这么一位有着绿玛瑙眼睛的先生,特别是在当他用他的眼睛看着我的时候。”

“真是好报复心啊,王子陛下,我只是一只进来偷腥的狐狸而已,何必多过注意呢?”气泡饮并不慌张,这位王子的针锋相对反而使他有些兴奋起来,他几乎是立刻应对道:“放心吧,我只是一个旅行家,不借点身份怎么和王子陛下见面呢。不过,我是——”

气泡饮的食指在王子陛下的西装右胸口微微点了一下,狐狸面具下的眼睛中露出狡黠的光来,王子陛下顺着他指的方向去看,发现那是这套西服商家刺上的一排小型字母。而食指不偏不倚点上的字母,以一个“G”的姿态大大方方地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

“旅行家……旅行家,我想你刚从西北的方向回来吧,那块土地的沙漠总是有种硫磺的味道。”王子陛下失笑,他忽而伸手握住气泡饮不安分的那只手,然后再是用了些力将手至面前,微微俯首笑道:“瞧,这里还沾了些味道,下次演戏要演全套,我的克里斯蒂娜。”

薄荷巧克力弯腰,拢着的手却没有放开,他殷勤地在气泡饮的指关节上落下最虔诚的一个吻。

“陛下也是,您看起来可是要连拉乌尔的戏份起独吞啊。”气泡饮先是一怔,然后再是温和地捂住薄荷巧克力的嘴:“如果您想留住克里斯蒂娜的话,还请将行动再快一点。”

“旅行家总是时间不太多,或许您应该试试吻吻我其他地方。”

end

魔道祖师里有句话我一直很喜欢

“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

@遥望三尺穷途 我不会改ID也不会换QQ,这个号我也一定不会丢,等你回来就能找到我。

所以早点回来❤

有小可爱说不知道怎么勾搭我💦

是这样的,我是个肤浅的人,请拿评论塞我,要么就是产巧咖使劲塞我,我保证大哭着反去勾搭你💦好感增加+10000000000的那种💦要么来扩我啊,我很可爱很好说话的,一旦喜欢上你的话给你做什么事都行💦

望,望周知?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AY:


这里是食之契约同人合志招人,已得到官方授权进行的同人创作本。

cp不限制,bl/bg不限制。全年龄清水向。

写手画手都缺,有意向的可以考虑来加入我们。进群会有基本的画/写审核,允许交旧稿,写手主要看对角色的把握以及文风w画手会稍微看画风w

是发电本,用爱发电,所以稿费需要等到出售结束结算,稿费不会很高,如果想要高稿费的请无视。参本人员都会收到样刊+特典。

群号欢迎加入:666751128

食之契约同人合志本等你加入❤

巧咖only 写给AV老师 @AY  ,我超爱你的❤没有赶上新历,农历生日快乐我也要坚强给你写生贺!

小甜饼,不算很长,希望食用愉快。时间线是巧克力刚刚放下仇恨跟着咖啡回到撒旦咖啡屋的时候。

muamuamuaAV老师❤